2022全美「最佳本科教学」排名!藤校惨遭“碾压”,前2名竟然都没听过?

发布时间:2021-10-09 09:40 来源:北美学霸君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近日,U.S. News发布了最新的全美大学本科教学质量排名。每年学霸君都会对这个排名进行解读,但老实说,今年的结果,依然让人看的目瞪口呆!一眼望过去,非常多“面生”到会让人误以为“野鸡”的大学挺进全美Top 50,非常多我们认为的好大学被挤进角落摸都摸不着,还有非常多学校的名次大逆转……变化那叫一个精彩。所以,这个本科教学质量榜单到底值不值得参考?应该如何正确的参考?下面我们进行详解!

文 | 棕榈君

From 棕榈大道本科申请

微信号:palmdrive_undergrad

首先,我们先看一下

最新2022本科教学质量排行榜

榜单一:综合性大学

榜单二:文理学院

因为这个榜单简直就是把全美综排的顺序重新洗了一遍,所以很多人都怀疑它不靠谱,但学霸君只能客观地说一句:

这份排名之所以非常“不走寻常路”,主要因为它所考核的是非常小而精准的本科教学这个部分

排名标准和方法

本次排名参与人员主要是2021年参加U.S. News 同行评估(peer assessment)年度调查的大学校长、教务长和招生主任,他们提名了最多15所他们认为本科教学实力最好的大学。一所学校必须获得7个或更多个提名才能出现在这个榜单上。

而这些上榜的大学,都是教师和教职员工以高质量的方式教育学生的学校,以及对本科教学异常坚定和执着的学校。

那么,为什么U.S. News要把本科教学单拎出来做排名呢?

究其原因在于,美国大学乃至美国社会深知本科教育对于一个人成长的重要性,也深知本科教育对于社会进步、对于国家发展的重要性

北大考试研究院院长秦春华也曾在一篇文章中分享了自己的所见所闻:

美国顶尖大学的教学是一个典型的哑铃型结构。当研究生的发展和利益与本科生发生冲突时,毫无疑问研究生要为本科生让位;当科研与本科生教学发生冲突时,毫无疑问科研要为本科生教学让位。

因此,为了保证本科阶段的教育质量,美国大学愿意真金白银的大把大把往里投入资源,且会在各个方面进行严格把控

比如建立公开透明的师资选拔制度、运用课后阅读加课堂研讨的教学方式、提供更丰富的科研资源、建立完善的教学监督机制等等。

那么在这样的排名标准下,

我们可以看到:

好多综排不高的学校在深耕教学

虽然绝大部分上榜学校都是全美Top 100的大学,但是,让人非常意外的是,有3所综合排100名甚至200名之外的大学也进入了前10。

分别是:

乔治亚州立大学,教学质量NO.3;

马里兰大学巴尔的摩分校,教学质量NO.6;

亚利桑那州立大学,教学质量NO.10;

更励志的是,全美综排第83名的伊隆大学(Elon University),打败了普林斯顿、布朗、达特茅斯等一众以本科教学实力强劲著称的藤校,摘得了第1的桂冠!

除此之外,还有好几所大家几乎没听过的、综排100名开外的大学,一口气冲进了榜单前50。比如:

克雷顿大学,教学质量NO.13;

迈阿密大学牛津分校,教学质量NO.22;

贝尔蒙特大学,教学质量NO.27;

普曼查大学,教学质量NO.37;

肯尼索州立大学,教学质量NO.37;

桑福德大学,教学质量NO.37;

文理学院也是如此,有3所全美综排50名开外的学校冲进了榜单的Top 20。分别是:

艾格尼丝斯科特学院:著名的“南方七姐妹”之一,所有学生都要在大一时参加领导力沉浸训练项目,到大二时由教师带队出行参加“全球之旅”,被公认为是“40所改变人生的大学”之一。

马里兰圣约翰学院:美国第三古老的高等教育学府,学生和教授的联系非常紧密,课堂中也多是以讨论为主,对职业导向的教育非常反感,更希望学生能够为了追求真理而学习,是全美本科院校中毕业生的博士产出率最多的大学之一。

里德学院:美国第一个拒绝参与U.S. News美国大学排名的学校。极其注重课堂参与,以超高的学术标准和顶尖的创新能力而闻名,是美国最好的实践学习型大学之一。

不过,比较遗憾的是:

好多大家熟悉的名校名次很靠后

像是耶鲁大学、加州理工学院、哥伦比亚大学、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宾夕法尼亚大学、西北大学等一众全美综合排Top 10的名校,都被挤出了前20

哈佛大学、斯坦福大学、芝加哥大学的表现相对好一些,并列第13名,中规中矩。

真正在“教学质量”上傲视群雄的是最低调的藤校普林斯顿大学,以及两所常常被世界大学排名“遗忘”的藤校布朗大学和达特茅斯学院,分别取得了第3、4、5的好成绩!

此外,以下3所学校都闯进了Top 10,对教学要求比较高的准留学家庭可以多多关注!

莱斯大学:对自己的师资力量和小班制教学非常骄傲。正如他在官网上写的那样,“有没有想过向普利策奖得主、宇航员、格莱美奖得主学习是什么感觉……这样的师生比例,意味着我们的教授是全国最容易接触到的。”

波士顿学院:课程小而精,国际学生少,93%的老师拥有博士学位,且不少老师在其专业领域都有获奖记录,是一所专注精英教育和比较重视人文的私立综合性大学。

威廉玛丽学院:虽然是一所公立大学,却致力于本科生文理教育,有着小班授课的传统教学方式。很多课程都是教授亲自授课,且师生之间交流学术十分便利。学校还为大一新生提供学术咨询服务,任何疑惑都可以联系顾问教师。

这些本科教学质量名列前茅的美国大学们,不是之前不优秀现在变得优秀,而是一直很优秀,现在才被“放出来”,让大家看到了它们的优秀而已。

问题随之而来——

我们到底该去哪一所重教学

还是科研的学校?

我们最应该选的,其实是教学和科研两手都抓的学校。

不管是教学还是科研的实力,对学校和学生来说,都非常重要。

大学使命之一:用教学让孩子变得更好

“教学”是大学的核心。

学校为学生传道授业解惑是最重要的任务。同时,它有义务为社会各个行业输送人才,让孩子在本科期间打好基础,掌握基本的专业知识或者技能。

其实社会上绝大部分的大学,都能做到以教学为主。

比如文理学院,比如卡内基高等院校分类标准分出来的区域性大学,它们的重心其实还是更多地放在本科教学质量上,力所能及地培养人才,为社会各个行业输送有素质的专业人士。

但是真正能做好教学的大学,并不多。

绝大部分美国大学,要想有更好的发展,需要很多外部的研究赞助资金,很多学校的教授有时候都不得不去帮学校拉赞助,才能让学校更好地运作下去。于是在教学上就不是很上心,往往让助教、甚至是请兼职讲师来教学。教学的水平参差不齐。

根据北卡罗来纳州立大学化学工程系理查德费尔德的一篇文章:

在过去的半个世纪里,研究成果一直是研究型大学培养和提拔工程系教师的主要标准,有时也是唯一的标准,在那些传统的以教学为主要任务的机构中,研究成果也变得越来越重要。

这种趋势带来了不幸的后果。

引入资助和发表论文的巨大压力迫使教授们将大部分时间花在他们的研究上,并且他们可以最大限度地减少他们的教学。

具有良好研究记录和低于平均水平的教学的教师通常会成为全职教授,而研究生产力低于平均水平(有时甚至已经达到平均)的优秀教师,则无法获得终身教职。

这其实就是“鼓励”所有的教授往科研方面转,而不管大学是名校还是不是名校,如果继续这样下去,教学质量必然会下降。

大学使命之二:用科研让世界变得更好

如果说能够做好教学的大学不多,那么能够做好科研的大学,则更少。一是没有这么多的钱,二是人才没那么愿意往这些学校走。

所以往往只有越顶尖的那一部分大学,才越能做好科研。

也因为这样,世界上最顶级的大学,在承担教学教书育人功能的同时,还承担了很大一部分的改变世界的使命。

像诺贝尔经济学奖授予的阿巴希·巴纳吉(Abhijit Vinayak Banerjee)、艾丝特·杜芙若(Esther Duflo)夫妇和 迈克尔·克默(Michael Robert Kremer)三位学者。

他们有两人来自MIT,一人来自哈佛。

在经过20多年实地调查、实践和研究后,他们终于找到了更高效率解决人口贫困的方法,对解决整个世界的消贫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比如健康方面,贫困地区打疫苗给予奖励更有效减少贫困;教育方面,给孩子免费除虫、加强家长教育,可以事半功倍地提高孩子受教育率,以减少地区贫困。

他们的理论也汇集在了《贫穷的本质》一书中,各个国家的人、后人都可以非常便捷地看到。

这就是研究,需要花费的巨大的时间投入,进行10年、20年、30年的枯燥的实践和探索;需要花费巨大的金额投入,才能有长时间、大覆盖面地得到最准确的数据,从而找到最普适性的办法,造福上百万甚至上亿人。

没有顶尖大学的雄厚实力,很难有成果。

最后:一个好的大学,一定是既能够努力增强学生的能力,帮助他们成为他们所能做的最好的人;又能够通过用研究发明创造的结果,直接改善社会的学校。

能够同时做到这些的大学,必须兼具雄厚的实力和心系社会的情怀。

所以, 榜单上的很多大学,尤其是又同时在综合排名前50的,我们也应该对他们感到骄傲、欣慰和理解。

它们一定是有更强悍的能力,才能既为世界的科学和研究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也为世界的人才培养做出了巨大的努力。

如果能够申请并录取上这样的学校,其实是一种荣幸和幸运。

本文系授权发布,From 棕榈大道本科申请,微信号:palmdrive_undergrad,棕榈大道:创立于谷歌的高端教育咨询机构,致力于为学生打造最具个性化的成长及申请方案。被家长和学生称为“有温度有情怀的机构”,是「名校录取」+「真实成长」双保障教育的践行者。欢迎分享到朋友圈,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北美学霸君诚意推荐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作者:佚名]